禁書永久網址:http://18jin.buzz/(建議收藏)

表姐玩表弟 -

2021-10-28
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能记得很多事情了,两岁的时候家里来的一些人还有我身上发生的很多事到现在我都还能记得

  所以我总能记得很多我们小时候都有过但是很多人却不记得的事情,比如断奶。说起来不怕大家笑话,候的农村孩子断奶都很晚,有的都能吃奶一直到上小学,我到快2岁才断母乳,当然1岁以后的母乳是在我比较听话的时候才有的福利餐,当然这些和今天要讲的关系不大。今天的重点是我记得的那些当年不懂得现在回忆起来却很香艳的片段。

  在姥姥家我妈排老三,上面还有两个舅舅和下面的二姨三姨,所以我有好几个年纪都差不太多的表哥和表姐,除了小姨家住在比较远的城市,剩下的我们几家人一年里经常会有几次聚集在姥姥家的时候。我要讲的就是二十多年前发生的一些小事情,现在想来当年还真是性福。

  先说记得最早的一次,是有一年快过年的时候大概腊月27到28,小姨夫因为在云南当兵回不来所以小姨就带着比我大两个月的表姐(梅姐)来姥姥家过年,我家和二姨家离姥姥村都有二十里路左右就一起过去玩了。二姨家有个表哥比我大两岁多,还有个小表姐(珊姐)比我大一个月,这个小表姐和我后来又发生了一些比较有趣的事情,不过那是长大一些的时候的事了,以后有机会再表。先说这次的事情。

  那天到姥姥家就已经是下午了,我妈和二姨到家就开始做晚饭了,因为很久都没有聚这么多人了,吃完晚饭姥姥让我们都住下。因为三姨带了很多农村买不到的好吃的好玩的东西,我们几个小孩玩的很开心,我也想再玩一天不想回家。

  可是家里不知道我们要留宿,那时候又都没有手机,家里连座机电话都没有,每个村只有一两个公共电话,快天黑的时候我妈和二姨到村头的公话那里给家里的公话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帮忙传个信说不回去了。

  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我妈跟姥姥说,打个电话跑这么远,都出汗了,也没带衣服换。姥姥就说正好前些天镇上刚开了个澡堂子挺好的,大人一块五小孩不要钱,你们都去洗洗吧。于是我妈和二姨三姨带着我们几个小孩子还有大舅家的大表姐(比我大12岁后称“霞姐”)和表哥(比我大7岁“强哥”)还有二舅家的两个表姐(一个比我大4岁“琴姐”,一个大2岁“芳姐”)都准备去澡堂。姥姥家离镇上很近,我忘了我们用什么交通工具到的澡堂。二姨家的表哥那时候快5岁了,已经不让进女澡堂了,因为我还太小,只有我一个男的进女澡堂,当时感觉好耻辱啊!我不愿意和她们一起洗,但是我妈不同意,我也只能委屈地和她们共浴了。

  其实小孩子无论做什么决定也只是当时那一下,进去以后我就忘了刚才不高兴的心情。我第一个脱完衣服然后自己搬着家里拿来的大盆进去了,把地上一个不停流水的软管放在里面接水,坐在里面很是高兴,一会他们就都进来了。那时我第一次注意到原来女人的下面还长着很多胡子一样的毛发,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以前没发现,仔细看看发现霞姐那里也是有很多毛,霞姐看见我在看她,就快步走到里面洗去了。然后珊姐进来了,看到我就过来和我坐在了一起。

  我们两个就一直这样玩着,珊姐一直坐在盆里不出来,我却一会出去放水一会又关水。大人们只顾洗自己的也不管我们怎么玩了,可能是因为年龄最相近,那时我特别听珊姐的话,特别讨厌芳姐和琴姐。以至于那天她们怎么洗澡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过了一会珊姐让我把水放着她给我冲水,我就把水管给她然后站在盆里她拿水管往我身上冲,冲了一会觉得不好玩又让我坐下给我洗胳膊。

  珊姐很仔细的帮我洗,她让我坐在盆里,然后她的手就在水里揉搓着我的下面,那时候虽然还不会很硬,但是也觉得很舒服,也有一点充血变大。就让她一直那么摸着。后来二姨过来给我们俩洗,珊姐还笑话我屁股小我就生气打她屁股。

  从那次开始我才慢慢开始对女人的身体产生兴趣,而且我发现珊姐和我一样也对男生的身体很好奇。她总是找机会看我下面或者让我看她下面。

  洗完澡的第二天她就找到了机会让我们互相都看了。第二天珊姐有点感冒,可能是洗完澡没注意好保暖,姥姥带她去诊所打针,她执意让我跟我一起去,她告诉我她想让我看她打针的样子。到诊所以后她趴在那里把裤子退到屁股下面的时候医生看了我一眼,我突然觉得不好意思就出了门在外面等着。回去的路上她问我为什么出去了,我告诉她有人在就不敢了,她说那一会儿到家里没人的地方给我看。我想了一路也没想到哪里能没有人打扰。

  回到家珊姐就叫着梅姐我们三个一起玩过家家,珊姐扮演医生我和梅姐当病人。起初我还不愿意玩,因为还有好多小姨给我买的玩具没动呢,可是珊姐给我使眼色让我玩,她的眼色我是真没懂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还是听她的一起完了。珊姐在里屋坐在床边,我和梅姐轮流进去“看病”,这时候我才明白原来这就是没人打扰的地方了。开始的时候是珊姐给我们两个人看,这里摸摸那里捏捏,问问疼不疼啊张张嘴什么的。

  然后她说要给梅姐打针,就让梅姐趴着,又从床下铺的草垫子拔下一根草。珊姐说:你按住她别让动我早打针了。我就把手按在了梅姐的大腿和屁股上。梅姐皮肤比较黑但是不影响她的容貌,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很耐看,尤其现在梅姐二十多岁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很健康也很性感。以至于后来我在小姨家所在的城市上大学时住在她家,还有另一段和梅姐的暧昧往事,甚至我女朋友都知道我和梅姐之间有一点暧昧。哎呀!跑题了。继续这一次。

  其实这整个过程里梅姐也有很多语言和动作,但是因为她不是在我和珊姐的行动中,所以我就没把梅姐的行为都写出来了。

  我摸着梅姐的屁股觉得很软,但是这时珊姐却说让我出去等着,说每次打针不能有人看。我出去等了一会,梅姐出来跟我说,换你打针了。我就进去,梅姐在外屋等着了。进屋以后珊姐大声说我给你检查肚子,然后就把我的裤子往下扒开,露出了她想见的那里。她又说你躺着我给你打针,打完肚子就不疼了。这些话应该都是给屋外的梅姐听的。

  她把玩了我的jj一会就让我出去叫梅姐进来,但是梅姐已经不在了,只剩下姥姥一个人在了。姥姥说她跟着小姨去大舅家看鱼去了,大舅在村头的水汪里抓了几条大鱼。我就回到里屋跟珊姐说要不咱也去看看吧,珊姐不愿去,她告诉我有个秘密跟我说。

  我很好奇是什么秘密,就凑近了过去听她说。她问我有没有见过我爸妈晚上日逼。我一下子很震惊她怎么能说出我们男孩子平时闲聊时说的词语,而且还是这么避讳的词,但是我没有表现出来震惊的样子,我说好像见过,但是没看清,只看见影子。她又问我,那你听到他们日逼的时候说话了吗?我说,只听到喘气的声音,没有说话。她告诉我,原来二姨和姨夫平时对对方都没有称呼,只有在床上的时候会互相称呼媳妇和男人。我还奇怪为什么二姨要叫她老公男人。珊姐说,她听到她妈一边被日一边说“男人你日死我了”,而且还有噗嗤噗嗤的水声特别大。然后她犹豫了一下又问我见没见过女人吃小弟弟,我又一次很震惊地说没见过。而且我是第一次听到原来小JJ也能叫小弟弟。我问她,你怎么知道那里叫小弟弟的。她说也是听她爸妈日逼的时候说的。她夏天的时候见过一次二姨吃姨夫的小弟弟,她说那天她本来要起来尿尿,却看见他们在堂屋铺的凉席上躺着,姨夫没穿内裤,二姨就趴在下面在吃。我问珊姐,那你看见姨夫的JJ了吗,她说看见了,很大比我的大很多。她还告诉我等我长大了也会那么大。珊姐说他们在做的时候,姨夫经常会说媳妇我要日你妹妹行不行,偶尔也说你来吃吃我的弟弟,开始珊姐还以为他爸要和我小姨做,或者让她叔叔要二姨,慢慢才知道,原来他们说弟弟和妹妹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下面。

  珊姐说完又让我躺下,扒开的我裤子看着小弟弟,然后看了我一眼,就张嘴要去吃,我当时心里一紧张,怕她会咬疼我,而且当时我还担心一件事,我怕她给我咬破了,回家被我妈发现了就不好解释了。等她吃进去才感觉好舒服。她吃了有十几秒就放开了,我问她好吃吗,她说没味道,又问我什么感觉,我说你的舌头碰到那里就很舒服,她就笑笑起来了。其实我当时特别想她还能再吃一会,但是我没好意思要求。

  【完】
本页网址